<strong id="upfbj"></strong>
        <cite id="upfbj"><tbody id="upfbj"></tbody></cite>
      1. <strong id="upfbj"><form id="upfbj"></form></strong>
          1. <strong id="upfbj"><form id="upfbj"></form></strong>
            1. <cite id="upfbj"></cite>
          2. <cite id="upfbj"></cite>

            九郎山的英雄氣

            2021年08月13日 07:33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張雄文

              步入九郎山,被綠海吞沒的瞬間,一路追逼的炎暑戛然止步。綠意從杉木、油茶、樟樹、梓樹、翠竹、灌木、苔蘚乃至巖石間綿綿漫漶而出,將我浸入漫無際涯的清涼。很快,我便成了一尾似乎通體皆碧的魚,遨游在這蒼翠奔涌的汪洋里。

              九郎山橫亙于湖南省株洲北郊,山中林木蒼勁蓊郁,是長沙、株洲和湘潭三城的綠肺。九郎山最高峰海拔達328米,比知名的岳麓山還高出20米。惜乎蟄居株洲多年,我卻只無數次從穿山而過的列車上眺望九郎山。直到這回應友人之邀,又被酷暑所迫,才終于踅入它的懷抱。

              山間極靜,仿佛置身于史前某個萬籟俱寂的時刻。山路橫柯上蔽,曲彎而上。我撥開草叢,尋覓綠海深處細碎作響的泉水聲,迤邐攀爬時,或高或低隱在山巒幽謐處的九郎廟、上林寺、雙峰寺與洪武寨一一現身,紅墻黃瓦,古意流瀉,像息影林泉已久的老者恬然而坐。關于李世民、朱元璋等人的諸多傳說,被刻在了這些屋宇旁的石碑上,一股久遠的英雄氣也裹著濃濃綠意穿透而來。

              隋末群雄逐鹿時,李世民率唐軍南下征討梁國。一路披靡時,不想在湘江邊的株洲被梁軍的神箭手射中右眼。李世民倉皇退到易守難攻的九郎山,巧遇云游山間的三位釋家弟子與六位采藥郎中,他們治好了李世民的戰傷。李世民下詔修建“九郎廟”,親擬“眾山俯首,遠水連天”做廟宇楹聯。而今,九郎廟香火閃爍,鐘聲激越,千百年不絕。

              上林寺則于近代飄揚過“一寸山河一寸血”的不屈大旗。1943年深秋,闖入株洲的日寇將上林寺燒為平地。石碑上事跡寥寥,人物已湮沒無聞。我卻依稀看見了一幅中國軍民前仆后繼,在林莽間斬殺日寇的鮮活圖畫。8公里外是躺臥著千余抗日英烈的陵園“流芳園”。

              到山腰一處窄狹的平地,四下古木凌云,劍氣陡然馥郁。友人眼神里淌著敬畏,說是巾幗英雄秋瑾練劍之所。他又指點山下說,山腳有秋瑾的故居“槐庭”。秋瑾與富家子弟王廷鈞婚后在“槐庭”生活了多年。然而,神州沉陸,山河破碎,秋瑾并未耽于個人的富足與安逸,時常于早晚到山上苦苦練劍,時刻準備拯民于水火。后來,她毅然東渡日本,開始了壯闊的革命生涯。秋瑾的龍泉劍最終未能斬斷腐朽幽暗的清王朝,卻將英雄氣永遠留在了九郎山的林木間。

              咀嚼著秋瑾“拼將十萬頭顱血,須把乾坤力挽回”的句子,我感慨著登上了九郎山極頂。或許絕巘不勝寒,大樹已稀疏,灌木卻仍舊葳蕤。一叢叢山胡椒樹掛滿細密的果實,令我須臾間回到了童年。兒時的記憶里,每到山間,我總要摘嘗這種不打眼的植物果實。辛辣充塞口鼻時,一種格外的舒暢也漸漸而起。后來才知,山胡椒是難得的良藥,可治筋骨酸麻、風濕麻痹等多種疾病。而今,在我的老家冷水江,山胡椒已發展為一種品牌產業。株洲大小街巷的餐館常放著這種標明產地“冷水江”的山胡椒油。凝視著眼前蔥碧的山胡椒,我默然沉吟:它并非李世民、朱元璋、秋瑾依拄的長天大木,卻也難掩其富民報國的英雄氣。

              我駐足四望,綠意綿延,千里空闊。北面長沙、西面湘潭聳峙的樓宇歷歷在目,簇擁而來,似乎已觸手可及。它們正在長株潭融城的號角聲里,鏗鏘著足音,爭相與株洲的樓宇握手會師。這是一幅無數建設者們日夜構筑,成功日近的藍圖。建設者們漫溢的英雄氣,與秋瑾等人的英雄氣交織在一起,難舍難分。我想,曾經浩嘆“秋風秋雨愁煞人”的秋瑾泉下有知,或許也將歡呼“江山如此多嬌”了。

            更多精彩內容,請點擊進入文化產業頻道>>>>>

            (責任編輯: 楊秀峰 )

            九郎山的英雄氣

            2021-08-13 07:33 來源:人民日報海外版
            查看余下全文
            sese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