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upfbj"></strong>
        <cite id="upfbj"><tbody id="upfbj"></tbody></cite>
      1. <strong id="upfbj"><form id="upfbj"></form></strong>
          1. <strong id="upfbj"><form id="upfbj"></form></strong>
            1. <cite id="upfbj"></cite>
          2. <cite id="upfbj"></cite>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數字化結出“智慧果”

            2021年08月14日 07:34   來源:人民日報   本報記者 顧 春 張帥禎 郭 玥

              日前印發的《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加強基層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建設的意見》提出“加強基層智慧治理能力建設”,要求“統籌推進智慧城市、智慧社區基礎設施、系統平臺和應用終端建設”“提高基層治理數字化智能化水平”。

              《中共中央國務院關于支持浙江高質量發展建設共同富裕示范區的意見》也提出,“以數字化改革提升治理效能。強化數字賦能,聚焦黨政機關整體智治、數字經濟、數字社會、數字政府、數字法治等領域,探索智慧治理新平臺、新機制、新模式。”

              打開手機就能讀取土壤的墑情、肥料濃度,掃二維碼可以溯源農產品生產全過程,智慧系統輔助人工進行社會治理……在浙江,數字化應用已融入鄉村生產生活的方方面面。今年初,《浙江省數字鄉村建設實施方案》發布,為浙江鄉村數字化治理提供了施工圖。近日,記者在浙江進行了調研。

              ——編 者

              從經驗到數據——

              農業生產更智能

              陶開泉是浙江省臺州市黃巖區桔源地生態農業有限公司的總經理,也是經驗豐富、地地道道的農民。在當地,“60后”的他,“愛用手機”出了名。田間地頭,什么時候遇見老陶,他總拿著手機,隔一會兒瞅一眼。

              見到陶開泉,是在柑橘大棚。剛聊幾句,他一看手機,突然中斷了話頭,向遠處招呼技術工人:“系統提示,水分不夠,該澆水了!”

              大棚那頭的技術工人應了一聲,熟練地打開一個開關,只見大棚上方掛著的近百個滴頭同時開始滴水,水滴到柑橘樹葉上,葉片顯得越發翠嫩。

              “剛才系統報警,土壤水分含量低于50%了!”忙完這事,陶開泉向記者詳細解釋:原來,他的手機上有個APP,名叫“智慧果園一張網”,通過在大棚架設、土壤埋設的20臺傳感器,可以實時監測溫度、濕度、光照等數據,最終匯總到手機上,他根據這些信息,及時進行生產管理。

              “以前種地憑經驗,現在靠數據。”陶開泉說,該施多少化肥,該澆多少水,溫度濕度光照該如何調節,這在以前都只能靠經驗和感覺。“現在有了水肥一體化智能滴灌系統、大棚傳感器和軟件分析,種地更簡單了。”這些數字農業專用詞語,陶開泉張口就來。

              間隔40厘米一個滴頭,每個滴頭水量始終保持一致;精準配比的肥液,直接輸送到果樹根部……陶開泉說,政府提供補貼,鼓勵農業龍頭企業進行數字化、智能化改造,這讓農業生產更加標準化,產出的柑橘廣受好評,收益可觀。

              從田間到舌尖——

              質量監管更有數

              走進臺州市黃巖區北洋鎮官岙村,成片的茭白基地郁郁蔥蔥。官岙茭白合作社負責人蔣良珍剛剛收完茭白,就忙不迭地在手機上錄入當日的采收信息。

              除了是一位農業好手,蔣良珍還是茭白的“數字管家”。點開“誠信農夫”APP,選擇“農事操作”,從播種到收獲期間的每次澆水、翻耕、施肥等操作,蔣良珍把茭白生長的全過程記錄下來。

              合作社門外停滿拉貨的車輛,工作人員忙著打包、發貨,每箱茭白外包裝都貼上了一張合格證二維碼。“這個二維碼,就是我們茭白的身份證,也是進入市場的通行證。”蔣良珍一邊說著,一邊拿起手機,對著二維碼一掃,種植環境、收獲日期、檢測報告……茭白的“成長記錄”一目了然。

              數據實時更新,生產全程溯源,農產品安全是黃巖農業最早進行數字化監管的領域。黃巖區農業農村局負責人介紹,黃巖建立了農產品生產經營主體信息庫,要求規模以上生產主體在農產品包裝上粘貼合格證。“誠信農夫”APP推廣后,各類生產經營主體可將農作物生產過程信息及時在手機端進行記錄,系統會自動集成各類數據和圖像。

              為做好全程可回溯,農產品抽檢環節也提檔升級。“每年抽檢接近1000批次,檢測68種農藥殘留量是否超標,抽檢結果也會上傳到系統中。”黃巖區農業農村局執法大隊大隊長於江暉說,“農產品要像工業品一樣,逐漸推廣合格證標注。”

              從“信用+”到“服務+”——

              基層治理更有效

              遠在浙西南山區的麗水市遂昌縣,是浙江26個山區縣之一,也是浙江利用大數據平臺進行“信用+鄉村治理”的試點地。

              來到遂昌縣新路灣鎮蕉川村便民中心,數字大屏上滾動展示著村莊情況、人員信息、產業結構等內容。其中展示的“信用鄉村”數字化應用,記錄了村民居民的信用分值,是“信用+鄉村治理”試點的重要內容。據了解,村民居民信用分值由省自然人公共信用分和基層治理賦分組成,其中前者是基于省公共信用信息平臺歸集的信息,后者由縣有關部門從家庭美德、社會公德等維度進行考量。

              “前不久,我們村的張建宏在強降雨天氣中主動發現并幫助處置了一起山體滑坡事件,因此就獲得了加分。”蕉川村黨總支委員張芳林說,“村民積極參與村落環境保護等公共事務,就能獲評加分。積分排名靠前的村民,可以獲得停車收費優惠、評優評先等權益賦能。現在村里環境越來越優美,村民都自覺維護自己的信用積分,鄉村建設越來越順暢。”

              數字賦能、智慧引領,也讓民情溝通、便民服務效能不斷提升。在黃巖區嶼頭鄉沙灘村,69歲的獨居老人黃華林每天早上都會收到一句“早安”問候。“今天身體怎么樣啊?有什么需要嗎?”結對干部鄭國友通過智能“問好系統”及時了解黃華林老人的生活情況,幫他解決困難。一天上午,老人通過系統呼叫,稱自己的高血壓藥物快吃完了,鄭國友隨即到藥店購買并送到家里。

              近年來,嶼頭鄉不斷提高基層治理數字化智能化水平,創新治理方式、提升治理效能。經過探索,一批低成本、可復制、可擴展的基層治理數字化應用場景逐步開展試點。“今后,我們還將搭建智慧網格,完善黨員數據庫,將黨員與聯系戶進行一一配對,做好網格化管理和精細化服務,助力全面推進鄉村振興。”嶼頭鄉鄉長陳會力說。

            (責任編輯:劉瀟瀟)

            精彩圖片

            數字化結出“智慧果”

            2021-08-14 07:34 來源:人民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
            sese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