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upfbj"></strong>
        <cite id="upfbj"><tbody id="upfbj"></tbody></cite>
      1. <strong id="upfbj"><form id="upfbj"></form></strong>
          1. <strong id="upfbj"><form id="upfbj"></form></strong>
            1. <cite id="upfbj"></cite>
          2. <cite id="upfbj"></cite>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雙靶”出擊 “餓死”腫瘤細胞

            2021年08月13日 07:24   來源:廣州日報   何雪華

              肺癌,無數人聞之色變,只因它是全球腫瘤發病率、死亡率皆第一位的“首癌”。更令人害怕的是,多數患者確診時已是晚期。

              北美時間8月12日《Cancer Cell》(《細胞·癌癥》) 正式發表ARTEMIS-CTONG1509研究,廣東省人民醫院吳一龍教授團隊揭示了貝伐珠單抗聯合厄洛替尼可作為表皮生長因子受體(EGFR)基因突變型晚期肺癌患者的一線治療選擇,助他們降低45%惡化風險,21外顯子L858R點突變患者、腦轉移患者是最顯著的受益群體。

              該研究開創抗腫瘤細胞與抗血管生成聯合的“雙靶命中”模式,靶向藥物不再“單打獨斗”,堪稱闖出一條晚期肺癌治療的新路,新模式有望啟發更多肺癌治療向“腫瘤細胞+微環境”雙聚焦。

              文、圖/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何雪華 通訊員郝黎、張藍溪、靳婷

              靶向藥有效治療期短?“雙靶”來突破

              近年來,肺癌沒那么嚇人了,關鍵在于發現了潛藏的致癌驅動基因,并且有了針對性的靶向藥物治療。最為著名的是表皮生長因子受體(EGFR)基因突變,及其靶向藥EGFR酪氨酸激酶抑制劑(TKI)。

              吳一龍教授指出,國際上將EGFR突變稱為“上帝給予東方人的禮物”,它是非小細胞肺癌(NSCLC)患者中最常見的靶向驅動基因突變,在北美國家患者中發生率約為22%,在亞洲患者中發生率卻高達35%~50%,目前已經有一代、二代、三代EGFR-TKI靶向藥。在晚期治療上,靶向藥讓患者的平均生存期延長到3年以上,此前晚期不治療生存期僅4~5個月,化療也僅延長至8~10個月。

              有藥可用,是否就能松一口氣?吳一龍團隊盯得更緊的是,針對靶點用藥,大多數患者仍然會因耐藥而惡化進展,有的患者療效不佳或有效治療期很短,比如研究對照組的患者靶向治療僅11.2個月就發生疾病進展了。

              “有突變靶點,一線治療首選靶向用藥,這是十幾年來治療晚期肺癌的共識了。”吳一龍教授說,但這樣基本確定的治療策略,還需要優化,讓患者活得更長、活得更好。其團隊從2015年設計、啟動ARTEMIS-CTONG1509研究,針對的正是靶向藥有效治療期短這一困境。

              同樣存在突變,有的人療效好,有的人療效差或者短時間就出現耐藥,研究能從何處突破?

              “直至目前,各大指南的EGFR-TKI靶向治療仍然是單藥使用。”廣東省肺癌研究所副所長周清教授說,要優化,不能依靠原來藥品的加量,突破單藥模式勢在必行,那聯合治療方向在哪里?研究確定的是抗腫瘤聯合抗血管生成,向“雙靶”探索,即貝伐珠單抗聯合厄洛替尼治療。

              厄洛替尼是一種口服的抗腫瘤藥,通過直接并可逆性地抑制表皮生長因子受體酪氨酸激酶治療EGFR突變型非小細胞肺癌,中位無進展生存期為10-14個月;貝伐珠單抗是一種重組人源化抗血管內皮生長因子(抗VEGF)單克隆免疫球蛋白G1(IgG1)抗體,其靶點是VEGF信號通路。“前者針對腫瘤細胞,后者針對微環境。”吳一龍教授通俗化解釋說,抗血管生成,就像人們所說的“讓營養到不了腫瘤,餓死腫瘤細胞”。

              事實證明,英雄所見略同,同期日本也設計、啟動了一個幾乎一模一樣的III期臨床試驗。

              患者無進展生存期延長一半

              這項研究由省醫吳一龍教授團隊牽頭,在全國14個中心進行的III期臨床研究,未經治療的EGFR突變型晚期患者入組300多人。

              研究團隊設置了貝伐珠單抗聯合厄洛替尼組、厄洛替尼單藥治療對照組,對比兩種策略的療效和安全性。研究結果顯示,貝伐珠單抗聯合厄洛替尼治療顯著改善患者無進展生存期達17.9個月,而厄洛替尼單藥治療的中位無進展生存期僅為11.2個月,也就是說,“雙靶”聯合治療可將患者的無進展生存期延長一半,幫助患者降低45%疾病惡化風險。

              廣東省肺癌研究所辦公室主任、研究護士組長甘彬介紹,2015年至今,還有不少患者在組并一直使用原聯合方案,這些活過五年的患者帶癌生存,已經可視為“靶向控制的慢性病人”。

              據了解,與中國研究相似的日本研究III期研究NEJ026,得出了一致結果:貝伐珠單抗聯合厄洛替尼的中位無進展生存期為16.9個月,厄洛替尼單藥治療的中位無進展生存期為13.3個月。

              “又平又正”的晚期肺癌治療

              事實上,登上《細胞·癌癥》雜志,并不是ARTEMIS-CTONG 1509研究第一次在全球引起矚目,2019年歐洲腫瘤內科學會(ESMO)上,研究就入選大會口頭報告,周清教授發布了研究臨床數據特色及轉化性成果,“中國紅”很亮眼;研究成果被寫入中國臨床腫瘤學會(CSCO)《原發性肺癌診療指南》(2020年版),實實在在地改變了肺癌臨床治療策略。

              如今,貝伐珠單抗+厄洛替尼聯合方案,可作為晚期、轉移性或復發的EGFR突變陽性非小細胞肺癌患者的一線治療選擇;尤其適用于腦轉移或攜帶21外顯子L858R點突變的患者。

              在備受關注的治療花費上,聯合方案是真正“又平又正”的最新優化晚期肺癌治療策略。以廣州為例,厄洛替尼、貝伐珠單抗都是納入醫保統籌的抗癌藥,患者自負的月費用僅2000多元。

              此外,在耐藥性、用藥毒性等方面,研究也表明聯合藥物的皮疹、腹瀉、蛋白尿、高血壓等毒性可管理且可耐受,未見新的安全性問題。而且聯合方案使用的是一代藥,不影響后面的二代、三代藥物使用。

              值得關注的是,ARTEMIS-CTONG1509研究開創抗腫瘤細胞與抗血管生成聯合的“雙靶命中”模式,靶向藥物不再“單打獨斗”,闖出一條晚期肺癌治療的新路,新模式有望啟發更多肺癌治療向“腫瘤細胞+微環境”雙聚焦。

              吳一龍透露,在周清教授的帶領下,目前正在啟動三代藥奧希尼聯合治療研究,還有比如針對ALK等靶點或多靶點聯合治療,聯合方案以口服藥物替代注射藥物等。

              什么是“雙靶”治療?

              “雙靶”即貝伐珠單抗聯合厄洛替尼治療,前者針對微環境,后者針對腫瘤細胞。治療過程通俗來說,就是讓營養到不了腫瘤,餓死腫瘤細胞。

              研究成果:

              III期臨床研究顯示,貝伐珠單抗聯合厄洛替尼治療顯著改善患者無進展生存期達17.9個月,而厄洛替尼單藥治療的中位無進展生存期僅為11.2個月,“雙靶”聯合治療可將患者的無進展生存期延長一半,幫助患者降低45%疾病惡化風險。

              填補兩處國外研究空白:

              21外顯子L858R點突變的患者首選“雙靶”聯合治療。

              研究證實,同為EGFR突變,攜帶21外顯子L858R點突變的患者在聯合治療中的獲益不僅大于厄洛替尼單藥治療組,其獲益程度也超過19外顯子缺失突變患者從聯合治療中的獲益。

              腦轉移患者三年生存率提高了13%。

              研究證實,“雙靶”聯合治療不僅對腦轉移患者有效,顯著延長了無疾病進展時間,甚至有延長總生存期的趨勢,最具體的數據就是將三年生存率從單藥的30%提高到了43%,提高了13%。

              治療費用:

              以廣州為例,厄洛替尼、貝伐珠單抗都是納入醫保統籌的抗癌藥,患者自負的月費用僅2000多元

            (責任編輯:施曉娟)

            精彩圖片

            “雙靶”出擊 “餓死”腫瘤細胞

            2021-08-13 07:24 來源:廣州日報
            查看余下全文
            sese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