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utton id="kq2qf"></button>

<i id="kq2qf"><xmp id="kq2qf">

<td id="kq2qf"><strong id="kq2qf"><td id="kq2qf"></td></strong></td><wbr id="kq2qf"></wbr>
<wbr id="kq2qf"></wbr>

<button id="kq2qf"></button>
<td id="kq2qf"></td>

<button id="kq2qf"></button>

<wbr id="kq2qf"><strong id="kq2qf"><track id="kq2qf"></track></strong></wbr>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當前位置     首頁 > 宏觀經濟 > 更多新聞 > 正文
中經搜索

王小魯:勞動力數量不增長沒那么可怕

2021年09月10日 14:21   來源:中國經濟網   

  人口政策與教育政策

  我談幾點看法。

  第一,怎么看待未來的勞動力和人力資本供求關系的變化趨勢?經常聽到有人講老齡化,好像老齡化會帶來災難性的后果。因為勞動力不增長了,甚至萎縮了,經濟增長就會萎縮,帶來一系列的負面的影響。但想想,還有很多相反的因素在起作用,現在看得到的就是人工智能的發展、數字技術的發展、互聯網的發展。這些技術的發展在起什么作用?突出的作用是在替代人,大量地替代人。而且接下來,替代的趨勢我覺得會越來越強。如果這個趨勢發展下去,下一步不是勞動力短缺的問題,而是就業機會不足的問題,是就業崗位不足的問題。

  我們是不是有必要那么擔心生育率低了,人口不增長了?其實在我看來不是那么值得擔心的問題,我更關心的是未來就業崗位有沒有那么多,失業問題怎么解決。而且涉及到剛才大家討論的問題,很多人可能用不著了,就不是去找工作的問題了,只要有社會福利,就去發展自己的興趣愛好就行了,可以不工作。將來有可能是這樣一個前景。而且按傳統意義理解的就業,不就業的人可能會越來越多。就業不就業的界限可能會變模糊。想找工作不是為了養家糊口,而是生活需要,將來可能是向這個方向發展。

  第二,預期壽命會再延長。按過去的概念,過60歲以后已經老態龍鐘了,啥也不能干了。現在不是這種情況了,可工作的時間是在大大地延長。所以光看勞動力數量不增長了,有那么可怕嗎?我覺得沒那么可怕。而且勞動力數量不增長,質量會增長,人力資本會增長,經濟還會增長。

  現在面臨什么問題?現在面臨的,勞動力短缺不是主要的,主要問題是人力資源供求的結構性錯位。一方面很多人找不著工作,包括大學畢業生很多人找不著工作;另一方面有些快速發展的行業、產業找不著人。搞數字技術的、搞人機對話的,這些缺得很,找不著。職業教育跟上了嗎?很多職業教育在那兒講的還是過去傳統的老一套的知識。過去十來年,中國的職業教育在校學生人數反而是大幅度下降的。適應人力資源需求結構的變化,職業教育應該是大力發展的,應該是持續上升的,但反而下降了。

  為什么?首先,企業辦教育、民辦教育,現在有很多障礙。而教育部門辦職業教育,它離現實太遠,離實際需要太遠,難以培養合適的人才。所以現在的問題是人力資源的供求結構發生了錯位,而且它對創新是一個重大的約束。我們需要創新型人才,但是我們學校培養不出來創新型人才。

  現在我們面臨的政策選擇是什么?當然人口政策不能再搞計劃生育,這個確實應該放開了。現在允許“三胎”,接下來就不要再限制了,人家愿意生幾胎生幾胎就完了。

  但在我看來,生育政策未來已經不是人口政策需要重點關注的問題了。要重點關注的問題是人力資本的培養,要把人口政策的重點放在人力資本的培養上。涉及的問題是什么?一個是教育,一個是公共服務,也包括社會保障問題。

  教育要滿足社會的需要,還得走多樣化的路,多渠道辦教育、多種形式辦教育,公辦、民辦兩條腿走路。

  再一個福利社會的問題,公共服務將來越來越需要由社會擔負起責任來,提供比如說養老、托幼等等方面的服務。孩子上小學了,九年義務教育,國家管了,學齡前呢?學齡前教育誰來管?

  另外說到公共服務和社會保障,現在2.3億人長期在城市里打工,但是沒有戶口,至少有一半沒有享受社會保障,他們的孩子怎么接受教育?2013年的文件說了,要解決進城人口市民化的問題,放寬戶籍。當時城鎮非戶籍人口2.3億,現在基本上還是2.3億,沒解決這個問題。解決了1億人,那邊又來了1億人,解決速度跟不上來的速度,存量沒解決。

  還有保障房問題。大量的農民工在城里沒房子住,居住條件差,但保障房沒有覆蓋他們。保障房政策不需要調整嗎?我們需要向福利社會方向發展,但是基礎必須是市場經濟,整體經濟在市場調節的基礎上,在公平競爭優勝劣汰的基礎上,把這套公共服務、社會保障搞起來,把教育搞好。我認為未來的政策重點需要往這個方向考慮。

  (作者為國民經濟研究所副所長王小魯,本文是在由中國發展研究基金會主辦的博智宏觀論壇月度研判會上的發言。)

(責任編輯:馬常艷)

sese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