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upfbj"></strong>
        <cite id="upfbj"><tbody id="upfbj"></tbody></cite>
      1. <strong id="upfbj"><form id="upfbj"></form></strong>
          1. <strong id="upfbj"><form id="upfbj"></form></strong>
            1. <cite id="upfbj"></cite>
          2. <cite id="upfbj"></cite>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社會廣角更多新聞 > 正文
            中經搜索

            居民身份證:方寸之間盡顯為民情懷

            2021年08月14日 07:23   來源:法治日報   

              從我國制發第一張身份證說起

              居民身份證:方寸之間盡顯為民情懷

              本報記者   董凡超 張雪泓

              本報見習記者 楊佳藝

              長85.6mm,寬54mm,厚0.9mm。

              一張小小的居民身份證,于方寸之間承載著證明中華人民共和國公民身份的重要使命,早已融進了人們生產生活的方方面面。

              感受便利的同時,居民身份證制度緣起何時?歷經了哪些變遷?未來又將迎來怎樣的創新升級?帶著這些問題,《法治日報》記者近日走進北京市公安局人口管理和基層工作總隊,探尋方寸之間背后的光影流轉和公安機關始終不變的為民情懷。

              立制

              手工完成第一代身份證

              時間的指針撥回1984年8月30日傍晚。

              北京市朝陽門內大街文化部宿舍大院內掛滿彩燈,我國首批居民身份證頒發儀式在這里舉行,380名居民幸運地成為我國第一批居民身份證的持有者。

              而在此之前,我國公民很長一段時間沒有身份證,證明自己身份的時候用的是戶口簿和單位介紹信。

              “外出住宿要介紹信,領取匯款要介紹信,就連坐火車買軟臥車票也要有介紹信。”作為我國第一位領到居民身份證的公民,著名女高音歌唱家單秀榮回憶說,直至上個世紀80年代初,證明“身份”都是一件困難繁瑣的事。

              北京市公安局人口管理和基層工作總隊辦公室副主任陳一心自參加工作伊始,就扎根人口管理工作崗位,職業生涯歷經了身份證從無到有、從第一代發展到第二代的全過程。

              他告訴記者,從新中國成立到上個世紀80年代,我國用作證明公民身份的證件有工作證、介紹信、戶口簿等,但工作證、介紹信種類繁雜,既沒有統一格式,也只能在特定的范圍內使用,不具有證明公民身份的一般法律效力,還容易偽造、頂替,被不法分子利用。至于戶口簿,一戶一本,攜帶不便,沒有照片,無法做到人證統一認證。

              彼時,在改革開放浪潮中,社會經濟愈發活躍,人口流動日益頻繁,公安部在廣泛征求社會意見、充分借鑒國外經驗、深入調研充分論證的基礎上,將出臺統一的身份證明提上日程。

              1984年4月6日,國務院批轉公安部關于頒發居民身份證若干問題請示的通知,同時公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居民身份證試行條例》。自此,我國通過實施居民身份證制度,揭開了居民戶口證件化管理的序幕。

              1984年、1994年、1996年、1999年……在北京市公安局人口管理和基層工作總隊辦公樓的文化長廊里,記者見到了不同年份制作的第一代居民身份證。它們均為聚酯薄膜密封、單頁卡式,15位編碼,最初發放的有一大批身份證是用手工填寫的。登記項目包括姓名、性別、民族、出生日期、住址和有效期。

              “別看第一代身份證只是一張小小的卡片,但制作程序繁瑣,全部需手工完成,要經過填寫、校驗、過塑等16道復雜的工序,平均制作周期需要60天。”陳一心指著當年制作身份證的鉛字打印機和過塑機的老照片對記者說,伴隨著打印機的出現,鉛字打印代替了手工填寫,后來又發展到使用286、386電腦……科技的進步節約了大量時間和人力。

              煥新

              第二代身份證內置芯片

              第一代身份證雖然比過往的介紹信進步了許多,但也存在著制作工藝繁瑣,制作周期長,信息辨識效率低,防偽措施弱等問題。為此,公安部治安管理局抽調全國各地一線業務骨干,牽頭組建全國頒發第二代身份證領導小組,陳一心作為業務專家成為其中一員。

              經過一年多的論證、研制,生產工藝更加先進,制作精良、內置芯片的第二代居民身份證正式走進大眾的生活。

              2004年5月16日上午,北京市換發第二代居民身份證的首發儀式在東城區六十五中學的禮堂內舉行。當天,東城區1300名居民拿到了北京市首批第二代居民身份證,其中年齡最小的是一位7歲男孩。

              “坐飛機、住旅館都要用到身份證,比帶著戶口簿方便多了。”當時,這位小男孩自豪地說。他的母親耿女士接受媒體采訪時說,為兒子申領身份證是為了讓他從小樹立公民意識,“走到哪里都記得自己是中國公民”。

              “新一代的身份證在技術層面有了質的飛躍。”陳一心說,第二代身份證采用非接觸式IC卡技術制作,具備視讀和機讀兩種功能。證件表面采用防偽膜和印刷防偽技術,證件內置智能芯片,“就算有人偽造,即使能造出‘模樣’,也難以復制‘心臟’”。

              在第二代身份證的生產車間里,從電腦自動排版到膜打印機、層壓沖切機、電寫入機,身份證的“出爐”幾乎實現了全自動化。“出爐”后,還有專門的分揀機,自動讀取證件芯片中的信息,將身份證按設置好的受理點分揀出來。

              陳一心興奮地介紹說,如今一套流水線設備一天能制作出上萬張身份證,效率大大提高,辦證時間也從過去的60個工作日縮減到現在的10個工作日。

              “警察同志,我父親今年快90歲了,行動不便,我實在不知道該怎么為他補辦身份證。”2020年9月的一天,一個電話打進了北京市公安局。原來,89歲的童大爺在醫院看病期間不慎將身份證丟失,導致無法辦理醫保等手續。童大爺行動不便,無法到派出所照相、補辦身份證,這著實讓他的兒子犯了愁。

              得知情況后,屬地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分局北太平莊派出所民警專程上門為老人補辦身份證。“我們讓老人坐在床上,幫他整理衣服、梳頭、擺正姿勢、拍照,并采集指紋等信息。”民警說,只用了幾分鐘,信息采集和登記工作就完成了。民警告訴老人,等證件辦好后會第一時間送到,老人激動地拉著民警的手連連致謝。

              對于戶籍民警來說,像這樣的故事幾乎每個月都會發生。近年來,北京市公安局陸續推出多項便民舉措,比如為行動不便的老人或者殘疾人上門辦理身份證;每年中考、高考季,24小時為考生提供補辦身份證加急服務;每年開學季,去高校集中為大學生辦理身份證等。

              記者在采訪中了解到,隨著經濟社會發展以及群眾自身權利意識的增強,群眾對本人居民身份證相片效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針對這一情況,近年來,公安機關為群眾辦理居民身份證提供相片“多拍優選”服務,受到普遍歡迎。自2018年年底這項服務實施后,群眾在辦理居民身份證時如果對拍攝的相片不滿意,可以申請重新拍照3次,從中優選滿意相片。同時,對于辦理過居民身份證的群眾,兩年內再次申請領取居民身份證時,可以使用原相片信息辦理,進一步提高群眾對居民身份證相片的滿意度。

              優化

              App自助申領電子身份證

              近日,記者走進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東風派出所,在窗明幾凈的戶政大廳內,身份證自助申辦和自助發證終端前群眾絡繹不絕。

              在這里,群眾通過智能語音提示,進行輸入信息、拍攝照片、采集指紋等操作就可以獨立完成一整套申辦流程。陳一心告訴記者,像這樣24小時“不打烊”的身份證自助申辦終端,目前在北京市共有92個。

              正如陳一心所言,近年來,公安機關圍繞人民群眾對居民身份證服務管理工作的新期待、新要求,緊密結合深化公安“放管服”改革,接連推出創新服務舉措,不斷優化居民身份證服務體驗,讓群眾辦證更加便利、證件使用更加安全。

              按照中央關于全面深化公安改革的決策部署,2017年,公安部部署各地公安機關在已建成覆蓋全國人口相關資源庫的基礎上拓展應用,建成居民身份證異地受理、掛失申報、丟失招領信息系統,各地戶籍派出所和戶政辦證大廳直接接入系統,為長期外出工作、學習、生活的群眾就近辦理居民身份證換補領提供便利。

              各地公安機關結合當地流動人口數量、分布等實際情況,就近設立居民身份證跨省異地受理點2.6萬個,設立掛失申報和丟失招領窗口3.8萬個,方便群眾在居住地就近辦理居民身份證業務。同時,充分利用現代科技手段,積極探索推出戶政業務App、微信公眾號等線上服務,為群眾提供居民身份證業務咨詢、預約辦理、證件到期提醒等服務,滿足群眾日益增加的“少跑快辦、網上通辦”需要。

              “科學技術為新時代人口管理工作注入了源源不斷的動能。”在采訪的最后,陳一心拿出手機點開“北京通”App,向記者展示了一項北京市公安機關在身份證管理方面的全新探索——電子身份證。

              他說,目前群眾在“北京通”App中可以自助申領獲取電子身份證。在北京市政務工作大廳的各個服務窗口,持此證便可辦理業務。隨著這項工作的持續深化推廣和社會認可度的不斷提升,在不久的將來,群眾通過電子身份證還可以享受更為便利的“一網通辦”。

              30多年來,陳一心經手辦理的身份證不計其數,他說,薄薄的身份證,在方寸之間記錄了我國社會精細化管理和便民服務的巨大提升,也見證了祖國的發展變遷,還將陪著我們繼續邁向新的征程。

            (責任編輯:朱曉航)

            sese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