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rong id="upfbj"></strong>
        <cite id="upfbj"><tbody id="upfbj"></tbody></cite>
      1. <strong id="upfbj"><form id="upfbj"></form></strong>
          1. <strong id="upfbj"><form id="upfbj"></form></strong>
            1. <cite id="upfbj"></cite>
          2. <cite id="upfbj"></cite>
            手機看中經經濟日報微信中經網微信
            當前位置     首頁 > 新聞 > 社會廣角更多新聞 > 正文
            中經搜索

            “熊孩子”打賞 能要回來嗎

            2021年08月14日 10:39   來源:人民網   

              案例回放

              主人公小蔣出生于2009年11月,因父母常年外出務工,他一直與外婆共同生活。2020年疫情期間,小蔣偷偷使用外婆的手機號注冊了游戲直播解說平臺(某科技公司實際運營)的賬號,然后在外婆毫不知情的情況下使用其微信向平臺轉賬充值,短短5天時間先后40次在平臺上購買虛擬幣向主播打賞,每次轉賬金額在1000元—5000元不等,合計打賞主播高達10萬余元。事后,小蔣母親發現此事,遂以小蔣的名義訴至法院,要求該平臺運營商某科技公司返還轉賬充值的10萬余元。2021年6月23日,杭州互聯網法院對該案宣判,判決該平臺的運營商某科技公司返還原告部分充值款。

              近年來,隨著互聯網的快速發展,在互聯網上關于“熊孩子”對主播高額打賞的報道頻頻進入公眾視野,“熊孩子”在家長不知情的情況下對主播進行高額打賞,或以各種方式獲取家長支付密碼后在網絡平臺大額消費的案例層出不窮。

              “熊孩子”不聽話,對主播進行高額打賞不能簡單地“打一頓”了事,被“熊孩子”花掉的錢能不能要回來呢?一起看看《民法典》是如何規定的,司法實踐又是如何認定的。

              ·“熊孩子”年齡及法律后果

              我國《民法典》規定:不滿8周歲的未成年人為無民事行為能力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實施民事法律行為;8周歲以上不滿18歲的未成年人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實施民事法律行為由其法定代理人代理或者經其法定代理人同意、追認;但是,可以獨立實施純獲利益的民事法律行為或者與其年齡、智力相適應的民事法律行為。

              簡言之,未滿8周歲的孩子是無民事行為能力人,無論他對主播打賞了多少錢,原則上都是可以要回來的。8周歲以上的孩子是限制行為能力人,純受益的或者和年齡、智力相適應的有效,超出的要征得法定代理人(一般指父母)的同意。

              本案中,出生于2009年的小蔣在2020年向主播打賞時約為11歲,屬于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他向主播打賞的金額高達10萬余元,與他的年齡不相適應,這個行為應當征得法定代理人的同意或追認才可以。所以,法院認定小蔣向主播打賞的行為是不發生效力的。

              ·“熊孩子”無效法律行為產生的法律后果

              我國《民法典》第一百五十七條的規定:民事法律行為無效后,行為人因該行為取得的財產,應當予以返還;不能返還或者沒有必要返還的,應當折價補償。有過錯的一方應當賠償對方由此所受到的損失;各方都有過錯的,應當各自承擔相應的責任。法律另有規定的,依照其規定。

              本案中,作為平臺運營商某科技公司未采取相應技術手段防范未成年人沉迷于網絡游戲直播,存在一定過錯;小蔣的母親作為法定代理人長期與小蔣分離,且小蔣外婆將微信及銀行支付密碼等重要信息告知小蔣的行為,系未對小蔣盡到相應的監護職責,存在一定過錯。因此,法院在最終衡量各方過錯的前提下作出平臺運營者某科技公司返還部分款項的裁決。

              ·律師提示

              小蔣的案件僅是個案判決,不代表所有“熊孩子”的打賞行為都能要求返還,人民法院會綜合審查孩子的年齡、心智成熟度、打賞數額、打賞次數、打賞來源等因素予以認定和裁決。司法實踐中,此類案件對孩子的法定代理人即監護人的舉證責任要求較高,要證明監護人不知情,孩子的充值打賞行為沒有獲得允許。

              生活中,很多家長在發現問題后會第一時間和平臺取得聯系申請退款,此時未成年人身份的確認是關鍵一環。此外不同平臺存在不同要求,比如要求提供身份證、交易賬單、親子關系證明、其他證明未成年人游戲消費行為的輔助資料等予以證實。

              作為家長,既要提高法律防范意識,不隨便把支付密碼告訴孩子,以身作則幫助和引導孩子樹立正確的消費理念,又要樹立積極的風險防范意識,一旦遇到類似事件,要及時與直播平臺及主播協商,并及時收集、保留打賞行為是未成年人所為等相關證據,以備不時之需。

              (北京雷杰展達律師事務所高級合伙人、律師尹紅志)

            (責任編輯:朱曉航)

            sese七月